安泠漹(安以沫)

这里雨沫/泠汐,文手。
微博@安泠漹
QQ:2924278258
主原创,喜甜文。文风欢脱不虐,萌系童话风,HE。
请多指教ww

还是练笔

懒得排版了


——这是个疯子和神经病的故事,


关于沉沦,关于救赎,关于你我。



你好,我是神经科的方护士,今天我发现了一个秘密。


一年前,住在我们院里的一位重症患者自杀了,他叫张建国,是院里的“元老”之一,住院已有八年,患有重度神经病+精神病,并伴有精神分裂,狂躁,抑郁等病症,他没有亲人,身无分文。终于,他在去年4月自杀了,说实话,死对于他来说是最好的解脱,他的医疗费已经不足以治疗他的疾病,而他活的时间也大大出乎了我们的意料,原本,他早在前年的冬天就该归天了,苦苦撑了几个月,最后还是没能活下来。


张建国死后,尸体被火化了,遗物留在了太平间。今天晚上是我执勤,无意中,我打开了太平间隔间的门,厚厚的灰尘铺面而来,我勉强睁开眼睛,看到不远处的桌子上,躺着一本陈旧的笔记本。我咽了咽口水,本着好奇害死猫的原则,正打算退出去,把门关上,但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似的,我的本能驱使着我去打开那本笔记本,我颤抖着双手,左手食指轻轻附在那本笔记本上,笔记本上好像有几个字,若隐若现,我拂去上面的灰尘,展现在我面前的是“张建国”三个娟秀的小字,可能用娟秀形容男子的字不太合适,但我实在想不到什么好的形容词,这三个字像是有什么魔力似的,一下子就把我吸引了,我翻开笔记本,这是一本日记,随便翻别人东西是不好的,即使他的主人已经死了,我正想将它合上,书封上有几个字让我迟疑了片刻,我用余光扫去,“狂人日记”四个字印在我的脑海里,我猛然想起了鲁迅先生,还有一行红色的小字“救救孩子”,我颤抖着双手,将日记本合上,书封上的字闪着诡异的暗红色光芒,依着昏暗的月光,我像是看到了一个模糊不清的人影,吓的三魂七魄掉了一半,我哆哆嗦嗦的伸出手去碰那人影,还没碰上便又消失不见了,我疑惑的揉了揉眼睛,想着此地不宜久留,正想离开,门却咣的一声关上了,像是柯南里演的一样,我顿时又不敢动了,桌子上的笔记本还在那里,我走上前去,翻开笔记本,心里早已做好了觉悟,“死就死吧,也没什么大不了的……”我喃喃自语着,“早在我决定当护士的那一天,我就预见了自己的死亡……”我眼睛一闭,心一横,抱着必死的决心翻开了张建国的笔记本,我像是没有选择似的孤注一掷,为什么不去尝试打开门?为什么不拿出手机打电话呼救?我根本没去想,就像是中邪了一样,脑子混混沌沌一片,眼里只剩下这本笔记本,书封上的“狂人日记”四字,像是用人的鲜血写成,只是过了许久,都已经干涸了,但是细闻,又有一股血腥味,我屏住呼吸,小心翼翼翻开第一页,与书封上娟秀的小字不同,日记正文是用狂草写成的,我曾经和爷爷学过一段时间的书法,狂草还是认得几个的,靠着月光,我认出日记的第一行,是“我见诸君多有病,料诸君见我应如是”,我琢磨着这句话的意思,左思右想没什么新奇的,不过是个神经病的疯言疯语,我便接着往下看,日期是2009年4月1日,张建国的入院日期,那时我还是个实习生,转眼间已是护理科的副主任,不得不说时间过得真快,将近十年过去了,有一种恍若隔世的虚幻感,是啊,我方小雅也是要奔三的人了……我从往事的回忆中清醒过来,接着往后看下去,[今天将会是我的新生,抛弃过往的一切,成为真正的“建国”,等待救赎与不朽的灵魂!]张建国这是玄幻小说看多了,走火入魔?不不不,精神病的世界,我根本不能理解,张建国刚一入院就疯疯癫癫的,真是个货真价实的“疯子”,我在心中默默腹诽着,


练笔


初春的雨滴滴答答的落在了屋檐上,少女怀着不为人知的小秘密,悄悄在邻桌男孩的书箱里藏了一把浅粉色的伞,和一张写着甜蜜爱恋的匿名信。


“我喜欢你”



男孩洋溢着灿烂的笑容,带着少年的青涩,细心地给女孩讲题,眼睛里像是有无数的星辰,在雨中飞扬的情愫,是彼此间独一无二的小秘密。


“我也是”


那是最美好的初恋,他们在课桌下悄悄牵手, 注视着对方的眼睛,阳光在两人的影子上渡一层金边,他们在空无一人的教室接吻,蒲公英落在窗台上。


他们相约一起去海边,听海浪波涛汹涌的声音,听海鸥在空中翱翔的声音,听彼此的心跳声,遥望着海平面尽头的白帆,然后交换一个带着海风的咸湿的吻。


在昏暗的电影院,看着无聊的爆米花电影,交错在一起的手,十指相扣。在热闹的游乐场,当摩天轮升到最高的时候,耳边传来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。



那是青涩的初恋,仿佛只是看着彼此,都有无数的甜言蜜语在心尖。教室里此起彼伏的钢笔划过试卷的沙沙声,两人都心照不宣的保守这个粉红色的小秘密。






很久以后,他们已不在年轻,青丝白发,在公园的长椅上依偎,无名指上的戒指永不褪色。

“l love you.”